宁津试验餐厨垃圾市场化处理 切断地沟油源头

2011-09-27 11:31:37   来源:德州新闻网作者:马宝涛浏览:0评论 0 

  纵观各地,阻击地沟油似乎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。可是在宁津,却绝无此虞。而且,当人们都在为如何管住餐厨垃圾苦费思量时,经过4个月的摸索,这里的餐厨垃圾市场化处理试验,已宣告成功。“从6月份开始,现在已经有了成熟的经验。”宁津县城管执法局局长李新舟满脸自豪地说:“政府、市场、饭店三位一体,宁津彻底切断了地沟油的源头。”

由城管执法局代表政府牵头和监管,通过社会投资形成市场主体,餐饮企业购买服务,“三位一体”模式彻底切断了地沟油的源头。

眼下,“地沟油”成为一个高频词。餐厨垃圾,由于被充当了地沟油的主原料,也因此而饱受诟病。

其实,餐厨垃圾本是无辜的。它的诞生不可阻挡,但对其流向的监管缺失,难保不被人“利用”,包括变身“食用油”流回餐桌。

监管,正是问题的关键。纵观各地,阻击地沟油似乎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。可是在宁津,却绝无此虞。而且,当人们都在为如何管住餐厨垃圾苦费思量时,经过4个月的摸索,这里的餐厨垃圾市场化处理试验,已宣告成功。“从6月份开始,现在已经有了成熟的经验。”宁津县城管执法局局长李新舟满脸自豪地说:“政府、市场、饭店三位一体,宁津彻底切断了地沟油的源头。”

  县城每天产生约25吨餐厨垃圾

曾在德州卖了多年“里脊扒饼”的张温胜,今年换了工作。不过,他的身份依旧是老板,而且他也习惯了被人称呼“张老板”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眼前这份工作,又给这个48岁的汉子带来另外一个称谓——收垃圾的。
张温胜所收的垃圾也与众不同:餐厨垃圾。通俗地讲,就是菜叶、果皮、剩饭、剩菜,甚至包括洗碗水。\

张温胜用来收运餐厨垃圾的装备,是一种叫作“餐厨垃圾收集专用车”的改装车,在德州市是唯一的。其固定的作业流程,加上日复一日地往返于街头,在并不算大的宁津县城,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这个人、这辆车。宁津县城的餐厨垃圾由专人收集的消息,便不胫而走。

“每天都来拉,他们饭店里那泔水不能随便倒。”在正阳路,经营着一家服装店的孙颖说:“俺家两边都是饭店,天天能看见固定的那两个人来收垃圾。”

23日上午,在龙凤大酒店门口,记者也见到了正在“收垃圾”的张温胜。车停在路边,没有熄火,张温胜与他的伙计每人拽着一只硕大的垃圾桶从饭店里走出来,然后依次将桶挂在车身一个特有的装置上,待他熟练地扳动操纵杆后,蓝色的垃圾桶被平稳地举过车顶,继而缓缓地将桶中之物倒入罐顶的开口中。“一天能收六七车,总共算下来大概25吨左右。”张温胜告诉记者,最近以来基本是满负荷运转:“早上七八点钟开工,晚饭前正好把整个县城的饭店转一遍。”

在前几日的“格林生物”事发前,张温胜还没有这么忙。“以前都是大饭店,这两天刚扩编,又纳进来20多家早餐店、包子铺。”

确切地说,张温胜负责宁津县城126家餐饮单位的餐厨垃圾收运工作。这个数字,基本囊括了宁津县建成区范围内“像样”的饭店。换言之,这里的餐厨垃圾,基本没有外流。

那台专用车辆具有干湿分离的功能,装运的同时即可完成这一流程。每装满一车,就被分别送往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处理场。车辆是张温胜出资购买的,包括配套的200只垃圾桶在内,总投资18万元。那些桶,平时就放在饭店里,他每天上门将垃圾清空,桶依旧留在饭店盛装新的垃圾。

但饭店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,“购买”张温胜的服务,价格则依据自身规模,每个月从100元到600元不等。“上下4间的饭店每月收一百,每天才合3块多钱。”张温胜说:“现在这油贵呀,跑道、装车卸车、干湿分离,哪个程序都得用油来提供动力。”

  一辆车改变一座城

作为监管部门,从饭店收上来的“服务费”,城管执法局除留取部分管理开支之外,全部返还张温胜。“我给这个活儿起了个名,叫餐厨垃圾市场化处理。”李新舟告诉记者:“财政不需要拿钱,也不从中赢利,用市场的方法,干了一件群众受益、政府省心的公益事业。”

记者看到,接受服务的饭店所收到的,是一种写的“餐厨垃圾清运有偿服务费”的正规发票。

正是因为“有偿”,这项制度在推行之初并不顺利。“养猪的、喂狗的,上门收泔水是需要给饭店钱的。”宁津县城管执法局副局长卢国勇告诉记者:“以前饭店的这些垃圾能卖钱,现在他不但挣不到钱了,反过来还管他要钱,难免有人想不通。”

事实上,这项新制度的实行在超过九成的饭店没有遇阻,至少经营者没有表示反对。不同意政府统一收集餐厨垃圾的,只有少数几家。

如果“让听话的吃亏”,政令的严肃性势必就打了折扣,而且整个行动很可能前功尽弃。于是,李新舟亲自跑到“想不通”的饭店去做工作,主要是劝说企业要尽社会责任,毕竟维护百姓餐桌安全,维护市容环境整洁,餐饮企业义不容辞。

今年6月,宁津新政被迅速推开。“能成功,不否认有行政干预的成分在里面,但主要还是市场化起了作用。”李新舟认为。

“以前每天得安排服务员去倒垃圾,过公路,既不安全,又耽误时间,现在政府统一来收,确实给我们节约了成本。”龙凤大酒店经理王华丽坦言:“我们以前不卖,谁来拉都是白送,不过他们收去干什么,说实话心里也没底。另外,那些泔水倒进下水道,容易堵;倒在公路边上,也确实不好。现在这么办是好事,我支持。”

与王华丽有着同样态度的不在少数。经营着迎新酒店等4家饭店的张凤岗,就曾在获知推行这一办法的消息后,主动打来电话,“给我送几个桶来”;每次前去收运时,杏花村水饺城经理王春营都亲自帮忙;小蒙羊餐馆每天还会精心清洗垃圾桶……

餐厨垃圾统一收运后的另一个效果,是市容环境得到了提升。

“三季有花,这是人们对城市园林绿化的期望,可是以前的宁津四季有‘花’,冬天风一刮,那些花花绿绿的塑料袋都上树了,看着不就是花吗?”虽是调侃,但李新舟的话语中依旧透出无奈:“很多饭店出门就倒,再加上那些拾垃圾的、喂狗的,拿挠子把垃圾扒开,很影响市容。”

家住正阳温泉小区的朱新奎还发现,这几个月来,小区门前干净了不少,“以前那垃圾箱里往处流汤儿,臭气熏天,夏天都不敢开窗户”。

  无害化处理不是最终目的

宁津新政发轫于今年春天,正式启动于6月上旬。为了让“朱新奎”们打开窗户,城管执法局决定统一收集餐厨垃圾。于是,他们向县政府提出了这样两条建议:一是市场投资,政府监管,进行集中收集和无害化处理,由餐饮单位向投资方缴纳服务费;二是财政投资,购买装备,雇用人员,由政府为社会公益事业提供服务。

权衡再三,宁津县选择了前者。

令人高兴的是,就在有关部门酝酿新政的时候,消息灵通的张温胜便主动找到城管执法局,申请接手这份差事。

如今,四个月即将过去,人们看到的结果是政府满意、群众称赞。“我们县的餐厨垃圾市场化处理,虽然是摸着石头过河,但现在看来算是‘成功’了。”“成功”二字,被李新舟说得掷地有声,因为在饮食安全危机四伏的当下,他们彻底切断了地沟油的“产业”链。

切断了一条链,织起来的,也是一条链。由城管执法局代表政府牵头和监管,通过寻找社会投资形成市场主体进行统一收集和无害化处理,餐饮企业购买服务,三位一体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。只是,这根链条的最末端,目前尚显浪费,因为每天25吨从理论上来讲可以利用的资源,被白白地掩埋了。毕竟,人们觉得餐厨垃圾的无害化处理不应是它的最终归宿。更何况,如果能够将这一源源不断的资源开发利用,从有偿向低偿甚至无偿为饭店提供服务,也未免不可实现。

有关人员也曾专门做过考察,以期通过建设饲料厂或提炼生物柴油进行资源再利用。答案是在现有技术条件下,日均25吨的产出量,即使规模最小的企业也难以吃饱,“附近三四个县联合建一个小型的回收利用企业,才勉强能维持运转。”卢国勇说。

但这并没有影响宁津的信心。近日,陆续有平原等兄弟县(市)前往宁津了解情况,人们普遍的态度是表示肯定,至少认为方向是正确的,赞成这种有益尝试。
种种现象还表明,宁津试验开始引起社会各界关注。这也提升了宁津的勇气和决心。下一步,他们将把统一收集范围由县城向乡镇延伸,计划再添置二到三辆专用车辆,每天在各个乡镇穿梭,并有步骤地覆盖更小的餐饮单位。

政策的不明朗,也使宁津有所纠结。因为目前还仅仅是执法有据,这就使得这项具有公益属性的事业略显尴尬,“一般的饭店,每天至少去拉一趟,每天收3块钱,设备、人工、燃油等等都是成本,既然是市场化的手段,还得保证社会资本能得到回报,不收费显然是不行的。”卢国勇告诉记者:“所以期待国家层面的政策扶持、产业引导,最终促进产业健康发展。”



下一篇: 没有下篇了!
网友评论 ( 已有0条评论 )
  • 验证码: